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软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短视频MCN侵权第一案胜诉仅获赔七千,音乐人维权难在哪?

2019-9-10 18:11:06来源:TechWeb作者:周小白责编:远洋评论:

近日,短视频MCN商用音乐侵权第一案于北京互联网法院第五次开庭并作出一审判决,被告方papitube制作的短视频配乐未经授权使用了涉案音乐构成侵权,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版权方VFine Music及音乐人Lullatone经济损失4000元及合理支出3000元,共计7000元。

对此,VFine方面表示,感谢北京互联网法院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但维权是要覆盖成本的,VFine对法院做出的赴日维权支出成本部分,仅酌情赔偿3000元的审判结果深表惋惜。VFine将继续上诉,围绕侵权价值和维权成本的赔付金额展开。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短视频市场规模已经达到467.1亿元,然而,庞大的市场中却存在“侵权容易维权难”的普遍现象。音乐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商用音乐版权市场的规范化亟需提上日程。

要求赔偿25万一审只判赔7000

2018年8月,papitube旗下视频博主@Bigger研究所在广告短视频“2018最强国产手机大评测!”中,未经授权使用了日本音乐厂牌Lullatone的原创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相关视频全平台总播放量超过2309万,转赞评数据总计超过25万。

12月,Lullatone得知其原创歌曲被@Bigger研究所盗用,主动找到VFine建立合作关系,委托VFine代理其在中国的所有维权事宜。今年1月,VFine尝试与papitube进行沟通,三个月沟通无果后,决定启动法律程序维权。在经历5次开庭后,法院最终判决VFine胜诉。

在此案中,VFine的诉求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被告停止通过酷燃视频等一切平台传播涉侵权短视频;另一方面是要求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万元及合理开支5.7万余元。

VFine副总裁陈鑫给TechWeb算了一笔账:Bigger研究所侵权的视频有7个,音乐人一次授权价格为1500美金,7个视频就是10500美金,加上汇率的考量,粗算下来总计8.8万元。在整个维权过程中,涉及到跨国取证,证据链条的补足前前后后花费了十几万,25万是律师给出的建议。

事实上,短视频音乐商用如何定价存在难点,陈鑫给出了两个参考标准,一是音乐人在过往商业合作中的标准授权金额基本都是1500美元,二是国内流媒体平台等机构在侵权事件上的一般最低赔付标准为千次点击一元,本案涉事侵权视频播放量近600万次,即便是按照千次点击一元的赔付标准,也不止一审判罚的4000元侵权赔偿,所以,VFine无法认同这一赔偿金额。

据陈鑫介绍,以短视频、直播为代表的内容创作领域已经成为音乐侵权的重灾区,而“侵权容易维权难”、“维权成本高赔偿低”业已成为行业走不出的怪圈。

短视频、直播成侵权重灾区

对于一段直播或者短视频来说,音乐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无论是制作视频的,还是刷视频的,都很容易忽略的一个问题是,你认为很棒的一段背景音乐可能侵权了。而且这样的事情普遍存在。

去年2月,主播冯提莫在斗鱼直播平台进行直播时,播放了歌曲《恋人心》,其词曲作者张超因与音著协签有《音乐著作权合同》,所以音著协享有对《恋人心》的著作权,故将斗鱼起诉。今年8月,北京互联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斗鱼公司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经济损失2000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3200元。

冯提莫本身就是拥有众多粉丝的网红,上述案件在业内引发不小的关注。VFine诉papitube一案因后者的知名度,也收获很多关注,加之该案牵涉到跨国维权,也有其特殊性。陈鑫强调,维权并非是VFine的核心业务,不过案件的象征意义有其重要性。

具体来说,陈鑫希望通过此次案件,可以让更多的国内音乐人主动站出来,为自己的权益做保障。“国外音乐人对自己的版权比国内音乐人积极的多”,陈鑫说到,“该案发生后,我们跟日本版权方的合作有了很明显的突破,他们都主动来签的协议。”

据介绍,对于有合作的音乐人,VFine会进行周期性的全网监控,就像搜索引擎一样,比对平台信息,出现侵权情况就会进行处理。针对纯粹的音效、效果音乐、知名歌曲等企业端的音乐形式都可以做正版化的规划。

在短视频行业中,如二更视频、凯叔讲故事等内容创作机构已经与VFine达成版权合作。papitube日前也宣布与HIFIVE旗下AGM商用音乐授权网站达成合作,该网站将为papitube自制视频及广告视频项目提供版权音乐授权。

这种情况在国外也有先例。比如Youtube,它也会有自己的版权库,任何在Youtube播放的视频、社交音乐等,都能跟版权库匹配到,如果一个视频使用的音乐没有授权,那么这段视频在播放时是没有声音的。国外也有协会帮助版权方、唱片公司或者音乐人维权,只要你在协会做了登记,协会会帮你全球追版税。

音乐人维权难在哪儿?

冯提莫、papitube侵权案件让我们看到了国家对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的日渐强化,但相对而言,维权成本仍然居高不下。

陈鑫告诉TechWeb,国内整体维权环境在变好,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付费时代来临,现在人们愿意为原创的内容付费;二是对知识产权越来越重视,网上商家以及一些机构公司都意识到了这一点,腾讯、阿里、京东等都与VFine有版权合作;三是法规和政策在逐步完善,2017年《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明确将“音乐产业发展”列入到“重大文化产业工程”中;从2005年至今,国家版权局等部门连续15年开展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今年4月,国家版权局启动“剑网2019”,针对音乐、短视频等开展版权专项整治。

尤其是今年8月22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布《关于实行最严格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司法保障的指导意见》中指出,知识产权重复侵权现象仍然存在的主要原因在于侵权人法律意识淡漠,以及一些侵权行为的违法成本较低、利润空间大。必须构建严厉的责任承担与执行保障机制,特别是加大赔偿力度,显著提高侵权人的违法成本,让侵权人无利可图。

“之前音乐人不爱维权,就是因为维权成本比较高。”陈鑫介绍说,成本高的一大原因在于取证难。以此次VFine诉papitube一案为例,因为涉及跨国维权,取证要派人去日本,先去日本公证处公证,拿到的日文版公证要先送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再到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回国以后,这些文件还要到司法机关指定的翻译机构和认证机构去翻译和认证,变成中文,然后通过司法链上传区块链到互联网法院。整个证据链的构成非常复杂,赔偿金额不能覆盖成本,这也是VFine坚持上诉的原因。

陈鑫认为,此次诉讼维权“意义大于商业”,可以对行业起到推动作用。当前网络视频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由此催生的一批视频博主和网络大V,未经许可擅用他人音乐作品的行为可能构成侵权,正如北京互联网法院在判词中说的:在当前知识付费的时代,每个人都应当树立版权意识,尊重他人的智力成果。

相关文章

关键词:短视频音乐

彩神8快3下载—大发快3计划,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